当前位置: 主页 > 安乡留学 >

留澳打工:找工难 陷阱多

时间:2010-06-14 03:56来源: 作者: 点击:
留澳打工:找工难 陷阱多,留学,留学网,出国留学,院校排名,排名,美国留学,英国留学,在线留学咨询,澳洲留学,加拿大留学,爱尔兰留学,法国留学,德国留学,日本留学,韩国留学,荷兰留学,俄罗斯留学,北欧留学,新西兰留学网

  今年开始,赴澳大利亚留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大幅度上涨。许多家境一般的留学生原本还能勉力支持,现在不得不出外打工。然而他们急切找工的心情却被利用,常常落入一些小陷阱里。

  餐馆重男轻女

  周梅到悉尼已经一年,由于读的是TAFE课程,课程不难,也有一定的空闲时间,于是家境一般的她刚开学不久,就开始四处寻找打工的机会。

  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周梅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在华人餐馆的工作。那家餐馆挂在窗外的招聘广告上说是每周四到周六工作3天,每天4个小时。周梅进餐馆询问了下招工情况,按照餐馆的要求留了联系方式,就回去等待试工通知了。
 

  “两天后我接到试工电话。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香港人,一上来她就和我说粤语,我用英语告诉她我听不懂粤语,她便开始讲蹩脚的普通话。她通知我隔天早上10点到餐馆试工,要穿上黑裤子和黑鞋子。”周梅说。

  虽然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成功应聘上这份工作,但周梅的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当天晚上她和父母通了电话,很兴奋地说了这件事。为了明天以好的面貌去面试,周梅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周梅说:“那家餐馆是一家港式早茶馆,11点开始营业,10点去因为要我提前一个小时过去打扫卫生。”

  老板只是看了看周梅,然后告诉她这里的工作压力很大,不光要洗碗、擦桌子、擦地,还要清洗厕所,如果客人比较多还要去端盘子结账,就让她直接去工作了。

  试工第一天,周梅就忙到下午3点。下班时老板再一次出现。

  “她告诉我,像我这样没有经验的新手都要有一个月的试用期。试用期的工钱是每小时6澳元,如果工作得好,过了试用期就可以提高到每小时7澳元。今天试工,不给工钱。我当时真的是累得说不出话来,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手都在水里被泡肿了。”周梅说。

  考虑到这毕竟是第一份工,所以周梅决定继续坚持下去。这之后每天上午10点到12点、下午 1点到3点,周梅都坚持去打工。她说:“在那里打工的工友告诉我,老板这样安排时间,是要在尽量短的时间里,让我们做更多的工作。”

  尽管周梅工作十分认真,但2周后她还是被辞退了。老板给出的原因是,找到了男生顶替周梅,因为男生干活更麻利,力气更大。

  招了半年工的服装店

  李佳来悉尼半年了,而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理想的兼职。她之前住在堪培拉,后来因为转学才来到悉尼。

  李佳说:“来悉尼之前我就听到这边的朋友说,悉尼唐人街那边的兼职不好找,工资还低。我在堪培拉呆了将近一年,一直都在一家韩国人的服装店工作。我每小时的工钱是12澳元,如果卖得好,还有总销售额百分之五的提成。如果是在堪培拉,我有这样的工作经验,加上之前工作的服装店老板开的推荐信,找个售货员的工作应该不难。我没想到的是在悉尼要想找份工竟然会这么难。”

  李佳到了悉尼之后,就开始在网上到处发简历,并利用课余时间到自己居住的唐人街附近商铺询问是否招人。

  “当时住在中国城,因为服装铺子很多,我觉得会有很多工作机会。简历发出去几天后,就有人打电话要求我去试工。第一次去的是一家台湾女生自己开的精品屋,试工整整一天。那天店里的客人少得可怜,我觉得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后离开店铺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次没戏。”

  果然,那天试工后,李佳没有再接到那边台湾店铺的电话。之后她的一个同学告诉她,那家精品屋是长期招聘。

  “同学说,那个招工广告已经贴出来半年多,招工广告现在还挂着,店员一直没有找到。很明显,店主无意招工,只是那些对工作如饥似渴的学生来这里试工,这样一天一个人,她就可以清闲些了。”李佳应聘的第二份工作是在唐人街MARKET CITY里面卖手机彩壳。

  “这次很顺利,试工半天后我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但是每小时的薪水却只有7澳元,只有我在堪培拉的薪水的一半。不过总归是份工作,就觉得该坚持下去。其实每天的客人很多,但是无论卖了多少都不给提成。有的时候,我真挺怀念在堪培拉的日子,工作生活环境都比悉尼好很多。”李佳说。

  一周工钱作抵押

  王晓来到悉尼两年了,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川菜馆。

  王晓说:“这份工作倒是找得挺容易的。我在报纸上招聘版看到的,打了电话过去就让试工。试工当天我工作了10小时,工钱为4澳元每小时。第二天我就被录取了,工钱为每小时8澳元。川菜馆的菜很油腻,脏盘子一般都很难处理。再加上,我是个男生,餐厅里的一些重活也都是我来做。”

  王晓说,工作苦点累点倒是没什么,但是领第一周薪水时就很闹心了。“辛苦工作了一周,当我满怀期待地去领薪水时,店方告诉我说第一周的薪水要被用作抵押。到我结束在这家川菜馆工作的那天,才能返还这些钱。”王晓说。

  “我对这个规定很不满意,而老板给出的解释却是:之前有一个员工,在没有通知店铺主管的情况下,就不来上班了,因为店里人手不足,影响了生意。”王晓说。

  那天,王晓回到家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想这件事。

  “我的几个好朋友都说,其实这种抵押就是一种骗局,是悉尼的华人餐馆惯用的伎俩。如果你找到更好的地方想离开,他们就拖着不放人。你要强行走也行,之前抵押的一周薪水就别想拿回来了。虽然知道是个圈套,也得往里钻。谁让这边的生活费这么高,谁让这边的学费涨得这么快。”王晓颇为无奈地说。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