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安乡留学 >

女孩留学三年花费70余万回国后就读中专

时间:2010-06-14 03:56来源: 作者: 点击:
女孩留学三年花费70余万回国后就读中专,留学,留学网,出国留学,院校排名,排名,美国留学,英国留学,在线留学咨询,澳洲留学,加拿大留学,爱尔兰留学,法国留学,德国留学,日本留学,韩国留学,荷兰留学,俄罗斯留学,北欧留学,新西兰留学网

  从小跟随外公外婆长大,学习上怕英语,却在初中毕业后被父母送到澳大利亚留学;艰难通过语言关,上了当地高中,却经常逃课,学校连发两封警告信,母亲只得陪读;去年,高中读完,三年半总共花销70余万元后,她回国到武汉机电工程学校,成为一名中专生。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今年20岁的武汉姑娘——冯亚麟身上。5月10日,记者走近这位留洋归来的中专生……

  10岁独自飞往上海见父母留守女孩常常逃学玩石家庄柜员机搬运海洋世界

  5月10日下午,正好是冯亚麟所在中专电子技术一班的实训课,这是冯亚麟感兴趣的课。她手持改锥,对照着图纸正在驳接电路。在一群只有十五六岁的同学中间,20岁的冯亚麟无疑是大姐姐。酷酷的短发、宽松的蓝色工作服、黑框眼镜,咋一见,还以为是个小伙子。

  冯亚麟显得很有礼貌,也很成熟,只是说话时常常蹦出几个英文单词。毕竟,在澳大利亚,她学习生活了三年半。

  1990年8月,冯亚麟出生在武昌阅马场,父母都是生意人,平时天南海北地奔忙。冯亚麟从小就跟外公外婆一起住。

  10岁那年,父母都在上海做生意,没法回来给她过生日,就让她自己坐飞机到上海。那是冯亚麟第一次独自坐飞机,“买的儿童票,脖子上还挂个"无人照看"的牌子,感觉挺傻的。”

  家庭经济条件的优越,加上父母不在身边管教,冯亚麟渐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那时,经常逃学,害怕上数学和英语课。”冯亚麟说,她像个假小子一样,常常逃学,或去网吧,或去公园玩。后来又迷上网络游戏,成绩更是一落千丈。

  15岁初中毕业“被留学”语言不通成为“拦路虎”

  2005年,冯亚麟初中要毕业了,父母跟她谈话,打算让她去澳大利亚留学,却遭到冯亚麟强烈反对,“不是不想出去,是自己英语太差,怕出去丢脸。”

  依稀记得父母提出过三次,冯亚麟就反对了三次。后来父母再也没提了,冯亚麟就没在意了。

  那年,爸爸4月15日过生日,让冯亚麟请假去上海玩。原本以为可以在上海好好潇洒一回的冯亚麟,去了才发现,过完生日的第三天,父母就将她送到机场。

  原来,父母背着她,为她办好了签证,通过中介机构找到了留学学校,并提前买好了前往悉尼的机票。“她大伯一家移民去了澳大利亚,也多次让我们把亚麟送到那边留学。我们也希望她去国外换个环境能好好学习,争取到时也在澳大利亚移民。”妈妈贺江华说。

  胳膊扭不过大腿,冯亚麟极不情愿地独自登上开往悉尼的飞机。

  对于留学,冯亚麟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也从没专门为留学去培训一下语言。所以,当踏上澳大利亚土地的时候,冯亚麟还在想,反正我是被强迫过来的,学不好好再回武汉。

  虽然住在伯伯家,但伯伯家两个孩子,当时一个6岁,一个3岁,基本都讲英语。冯亚麟开不了口,感觉特别孤单,那时经常失眠,怀念武汉的日子。

  度过了一段逆反期后,冯亚麟开始觉悟,既然已经来了,就该好好学。冯亚麟随身带有个电子词典,上学路上看到不认识的单词就查,慢慢形成了习惯。由于基础太差,在语言学校里,和她一起开始学习语言的学生,都前后通过了语言考试,冯亚麟第29周才通过,几乎是那批孩子中后一个通过的。

  家长收到两封警告信妈妈紧急赴澳来陪读

  语言过关后,冯亚麟进入当地一所国际高中读书。

  澳大利亚的教育方式,与国内完全不同。上午10:30才上课,下午两三点钟就放学了。冯亚麟住在郊区,每天坐40分钟的火车进城上学。除了计算机等课程需要在教室上外,英语、历史、地理等课程,大部分都是在室外完成的。老师也不点名,管理非常宽松,唯一要求严的是,必须穿校服,连领带忘了系都要挨批评。

  去了澳大利亚后,开始半年,冯亚麟住在伯伯家,后来搬到外面自己住。没人监管了,冯亚麟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又开始和在武汉一样,和一些中国留学生逃课去酒吧、KTV等场所,“有段时间,几乎一周去一次。”

  学校虽然不怎么管学生,但会记载学生的出勤率。如果出勤率低于90%,就要给家长发一封警告信;如果低于70%,就会发两封警告信;如果低于60%,就会发三封,同时通知移民局,家长就要去移民局解释,解释不通就只能回国。

  高二时,父母收到了两封警告信。两口子急了,决定让妈妈到澳大利亚陪读。“孩子太小,生意再忙,我也只能去陪读了。”

  高中毕业回到故里再也不愿出国留学

  去年元月,在妈妈的陪伴下,冯亚麟的高中课程全部结束。妈妈回国继续打理生意,冯亚麟则留在悉尼找了份兼职。

  “我知道爸爸妈妈非常希望我能留在悉尼,争取移民,但我真的不喜欢国外。”冯亚麟说,“倒不是生活不习惯,而是感觉没什么朋友,大家都天南海北的,毕业了很难聚在一起。”

  打了三个月工,冯亚麟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武汉。

  “孩子大了,我们跟她沟通过很多次,尊重她的意见。”开明的贺江华,并没责备女儿,没按当初设想的那样,在悉尼继续呆下去。

  回到武汉的冯亚麟,打算找一份兼职锻炼一下,然后再自己创业。不过,在国内找份兼职,可没在悉尼那么简单。好不容易,一家打印店愿意让她去看看能否做打字员,但一看她才19岁,就拒绝了。

  饱受打击的冯亚麟,一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些什么了。

  中职课堂苦学技能海归女孩找回自信

  去年10月,姨妈的建议,让闲赋在家的冯亚麟眼前一亮:可以去职校学门手艺,总比天天在家无事可干强啊。在妈妈和姨妈的陪伴下,冯亚麟来到武汉机电工程学校,报名读中专,专业是电子技术。

  妈妈贺江华说:亚麟留学花了70多万元,本以为她可以在悉尼生根的。我们家比较民主,既然她不愿意去了,我们也不好强迫。送她去中专读书,本来是想让她吃点苦,锻炼一下的。没想到半年多的中专学习,女儿的变化太大了。

  冯亚麟的变化,在班主任黄明梅眼里更是明显。当初来报名时,也许是国外松散教育搞习惯了,学校许多制度,在她看来都不可想象。“这学校也管?那学校也管?”每次违反校规后,冯亚麟就会被叫到办公室接受批评,开始她总是不理解,后来慢慢知道,学校的军事化管理与国外不同。

  冯亚麟是走读生,每天从阅马场到位于汉口百步亭小区的学校,路上要花1个半小时;放学回家更惨,正是下班高峰,每次回去都得2个多小时。“开始我们担心她不能坚持,但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寒冬腊月,亚麟都坚持6点起床,这说明她懂事了,长大了。”“我特别喜欢实训课,现在我已经做了一个收音机、一个万用表。”冯亚麟开心地说,以前家里电灯坏了,都是找师傅来修,现在简单的问题都是我自己解决。

  谈起未来,母女两人都说,中专毕业后找个企业磨练一下,过几年还是会创业的。

  妈妈贺江华建议,并不是每个孩子都适合出国留学,要看个人的“造化”,家长要充分估量孩子的兴趣与能力,切莫一厢情愿地将孩子往国外送。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